問 :  我們應該如何辦別天主對我們的召叫?做修女神父的,是否大都在很年輕時,已有感召?如果是考慮婚姻,又如何知道對方就是天主為我們所選的呢?
【 問題來自 】 Hong Kong 香港

程明聰神父答 : 

其實要辨別神品及獻身聖召,在很多方面都跟婚姻聖召相似,都是有一種奇妙的吸引力,越是回應就越經歷一種內在的釋放;又像情侶一樣,不單是我自己喜歡,教區或獻身團體也要有共識。

所有的聖召,其實最終就是去找到那真實的自我–那天主在創造我的時候就已經刻在我內心深處的自我。當我們認出它時,會有一種回家的經歷,一種釋放、自由的感覺,一種很對很正確的認知。

我相信婚姻也該是如此:真正的那一位,就是一個能與你互相釋放,互相承認對方,扶助對方邁向成全,互相能欣賞天主賦予對方的光榮和美善。

至於神品和獻身聖召是否一定會在年青時知道,這個我認為不一定。每人要行的路都不同,但卻在天主掌握之中,祂往往自有安排。加上,時間在天主眼中跟我們很不相同:我們以為為一個人時間上的長短,但天主卻以整人類的救贖為中心,安排一切人的經歷。

我自己是廿六歲才入修院,有很多人以為那是很年輕,但事實上我所屬的修會卻有不少人廿六歲已晉鐸為神父。我曾想過我是否遲鈍去回應上主,但我回看卻又知道天主若早些召叫我,我又未必有這個成熟和裝備去接受;而事實上,回應前的那些年又絕對不是白過,也看到很多天主的足跡。

相反的,和我一起晉鐸的,也有一位已年過五十歲的,曾經由買賣汽車多年而成了小富翁,卻後來才醒覺天主的召叫。若是別人說他前半生是浪費了,那又不完全正確,至少,當天在買賣汽車中的成就,造就了他在為教堂籌款和管理方面有獨特的才能。

所以,不必擔心太遲太早,一切在天主手中自有安排。只管今天此刻盡心愛主愛人,善用天主給你獨有的才能,並欣賞讚美身邊的人和事,自然會活出天主的旨意,認出祂的召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