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 : 
為什麼世界有天災?天主為什麼不阻止地震、海嘯等災難?
【 問題來自 】 Hong Kong 香港

程明聰神父答 : 

天災這個問題,可算是痛苦這問題中最難理解的。之前我已回答過有關為甚麼天主容許罪惡帶來的痛苦(見 http://askfrfrancis.org/qa/why-god-silence-when-evil-on-earth),但天災又怎樣了?

這問題的基本是,既然天主是至善的,而祂所創造的萬物祂又稱為好的,那為甚麼大自然會那麼可怕、那麼無情?難道是天主的創造出了甚麼問題?還是天主並不真是那麼好?

首先,我們要明白,大自然的災難是根據大自然的定律而產生的,並不是單單人為或天主為的。大自然的定律是沒有被賦與智慧的,沒有自主能力,所以它自身並沒有善惡之分。

所以天主創造了一切沒有智慧的創造之後,將它們交給了擁有天主肖像和智慧的人,以代天主管理萬物。

在起初,在原罪之前,人除了人性之外,天主也賜給了我們「原始正義」或「原始公義」的恩寵。這恩寵除了使人不死不受傷,肉性思想與意志一致,和能理解所有受造物之外,還有使大自然與人和諧的功效。

但自從原祖父母犯了原罪,這一切都消失了。人不但要經歷死亡,肉性思想和意志的分岐,還喪失了與自己、天主、別人和大自然的和諧。最後這點可見於天主給亞當的懲罰:「…地成了可咒罵的;你一生日日勞苦才能得到吃食。地要給你生出荊棘和蒺藜…你必須汗流滿面,才有飯吃,直到你歸於土中…」(創3:17-19)

人因為喪失了天主的光榮和正義,人也失去了聖化大自然的能力,因而在舊約裏,會常常指天災為人類的罪行所導致。

這瞭解最明顯的表達,是在新約羅馬書的八章十九至二十三節:

「凡受造之物都熱切地等待天主子女的顯揚,因為受造之身被屈伏在敗壞的狀態之下,並不是出於自願,而是出於使它屈伏的那位的決意;但受造之物仍懷有希望,脫離敗壞的控制,得享天主子女的光榮自由。因為我們知道,直到如今,一切受造之物都一同歎息,同受產痛;不但是萬物,就是連我們這已蒙受聖神初果的,也在自己心中嘆息,等待著義子期望的實現,即我們肉身的救贖。」

這裏說的受造之物,就是大自然和一切人以外的生物。所謂「屈伏在敗壞的狀態之下」,就是因為失去了天主透過人去掌管它們的恩寵,反而因為人的罪上加罪而越來越變得失控。

這自然不是大自然原該有的,但天主的計劃是要所有受造物最終是人掌管,以完滿天主預許給人的光榮,所以祂不願加以阻撓大自然的定律,這就是「使它屈服者」——天主「的決意」。

但這並不是沒有希望。當人走向救贖,保祿在此說明,最終也會再度聖化大自然。我們也從不少聖者中見過,如聖方濟各、聖本篤、聖安多尼等能與動物交談和停止風浪。但最終的解放,卻要到此世的終結。

當然,最終的問題便是,為甚麼天主要這樣安排?我有以下想法:

一.天主言行一致,原先的計劃既是要人以掌管大地而彰顯祂的光榮,祂就不會收回;與其將人的罪惡對大自然的影響脫勾,祂寧願要人經歷罪帶來的破壞而學會改過,並更加善用他們的能力去管治大自然和依靠天主。就是在非宗教的角度看來,今天我們對環保的重視,正是因為我們知道不少人類的自私行為,是今天很多大自然災難的兇手。

二.天主雖然容許大自然災難,但並不代表天主沒有工作。差不多每次有災難發生時,人性最醜和最善的都會呈現。這就好像是天主給我們一個機會去真的選擇人價值的方向。而每次都是在災難中彰顯的善行最能感動人心,讓我們知道人的選擇的威力。

三.同樣,也是在每次大災難時,教堂特別多人。災難可警醒我們人生無常,世事不是在我們掌握之中,所以該早日醒悟,不要追隨逝去之事物,而該立時為天主的旨意而活。

最後,災難雖可怕,天主最擔心的卻是我們喪靈的可怕。若然我是時常準備好面見天主的,怎樣死可能使旁人極為傷心,但對我來說可算是完全沒所謂。相反,如果我無災無難,我又未必會同樣小心謹慎,隨時準備見天主,那即使我長命百歲並壽終正寢,為旁人認為是福澤無邊,為我卻是大禍臨頭了。

所以,我深信,天主是愛,災難不是祂的創造,但祂卻容許;祂不會讓祂任何一個子女白白受難,當中一定有祂的安排去教導我們走向皈依和得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