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要分開定律和自由。每一個受造的形體,就有這形體被受造的意義,即這東西該有的用途和存在的目標。若適當使用,就會使之達到完整;若用來作與其意義相反的用途,就會做成破壞。這是定律,並不由我們自由更改。

Read More →